河畔

·游十游现pa。荒诞派夏日怪谈。全文会作为无料放在ygo only的10号摊。封面感谢 @百木庭院 。

·氛围性猎奇。含原创角色,及过场的其他原作角色。


——大祸就要临头,他无处可逃。


  今日仲夏夜大剧院上演奥菲莉亚小姐的惊世之作。

  猩红帘帐拉得半开,盛装的主演款款盈盈步至台前。曳地长裙外露着两截霜雪皓腕,铅涂的精致面庞泛着荧亮而垂危的白。

  观众席人头攒簇,黑压压一片,静得落针可闻。她像个女王般挺俏地站在视线焦点,拈起裙摆,就着倾泻而至的聚光灯鞠躬行礼。光束投向她,又视若无物地穿过她。她睁眼,抬高了下颌...

夏花(2)

·与《长在风里的男人》这篇同背景,前传(兼后日谈)性质的故事。

·十代&约翰相关,非cp向。含游十内容。


  天是高远辽阔的蓝,风恣意而动,拂得云絮漫空横呈。低矮的树影遥遥压在地平线尽头,阳光炽烈耀眼,而铺至眼底的只有一望无际的草海。

  甘贝拉国家森林公园。他还没睁眼去瞧,就默念出了这个名字。蓝天白云,林翳草甸,追着游弋的意识涂满画面的意象,发散着重归故里的怀念与安然。包裹周身,填塞鼻腔的腥热气息,炙烤着滚烫顶心的太阳,随风而来粘附脸颊的细密草屑,以及或许早已悄然混入其中的,不知名走兽的绒毛……他何曾真正离开过一分一秒,又何谈忘记?

  翻滚的...

夏花(1)

·与《长在风里的男人》这篇同背景,前传(兼后日谈)性质的故事。

·十代&约翰相关,非cp向。含游十内容。(这章暂时没约翰)

 

——生命如远渡重洋,我们相遇在同一条小船上。 


  春去夏来,光阴荏苒而过,独独的一个人走在街上,像泊在大川里的孤船。望见那秋叶转黄,紧随着落满了林荫道,踏在行人来往不歇的脚步下头。便知晓又是一个轮回逼近尽头。

  所有事物都在回旋着向前,一年复一年。看惯了的那些景物与人,悄悄变了别种模样。而原点的灯塔却依旧稳稳地打着光,照亮他能照亮的一切东西。受益于新执行的“Moment”项目,能源紧迫的问题大为...

长在风里的男人(6/完结)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pa。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  【1】   【2】   【3】   【4】   【5】 【6】


  凌晨时分飘起雨,冲淡了木板中间堵着的粘腻潮热。

  雨势不大,也不弱,奏乐似的撞击着宽阔河道。顺风而落的小水珠,一粒粒凉润而分明,滚在颊边柔痒而绵密,似是酣梦里绒绒结群,刮搔着脸颊的稗子草。

  十代迷迷糊糊醒了片刻,抬手到脸侧空抓了两把,没摸着什么碍事的东西。喉咙深处咕...

长在风里的男人(5)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pa。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 【1】  【2】  【3】  【4】  【5】  【6】


  “我这辈子做过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自己一个人呆着。没谁需要感到愧疚,我也终于不再需要对任何事情负责。”

  十代猛地甩了甩头,湿成一绺一绺的粽发满空乱舞,衬得他活像一只刚淋过雨的猞猁,狼狈但凶猛。晶莹的水珠飞溅而连成白练,他隔着零碎的水幕抬起眼。那眼眸透澈清明,映着水亮亮的山林长溪,正中央有一...

长在风里的男人(4)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pa。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1】 【2】 【3】 【4】 【5】 【6】


  长尾船平缓地滑入淡布隆清可见底的河流。两岸翠峰交迭起伏,迎宾般的左右掠过,鸟声虫鸣远远近近喧嚣不绝,入目的景却仍可堪一个静字——近于禅意的那种静。

  船行在卡郎安河里,便如同行于永恒。都市与人流尽皆被远远抛于身后,往前望至尽头,也只是山的狭缝里透出一丁点天光,抵着水面浮游颤晃,漂到近前才豁然开朗。

  过了第一重水道,山势隐退,而光线自四面八方奔流倾泻。水...

长在风里的男人(3)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 pa 。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1】 【2】 【3】 【4】 【5】 【6】


  “不动游星。”

  晕绕耳旁的嗓音刻意压得轻悠低徊,但语尾含着上扬的笑,如何听都还是少年般的清冽。游星暂搁下才读了两章的《认知心理及其启示》,自副驾的位置侧过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叫叫看。”

  十代抓着方向盘小幅地摇头晃脑,节奏追着车载音响播放的吵闹乐声,据他讲是几年前流行的特摄片主题曲,鼓点有力而密集地穿插...

长在风里的男人(2)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pa。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1】 【2】 【3】 【4】 【5】 【6】


  事实证明,普通人角度出发的那些个烦扰,对游星来说都完全不算事。

  打从上了新闻起他就没在凌晨以外的时段出过门——当然,是指实验室的正门,偶尔会被店员叫住求合影,要签名,碰见其他路人的机会却基本没有,混入视野的些许反常样本,数量压根儿没大到能引起他警戒的地步。

  他便就这么维持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安闲,过着实验室与便利店两点一线的校园生活,托了卒业学期的福,连教学楼都不必去...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