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风里的男人(4)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pa。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1】 【2】 【3】 【4】


  长尾船平缓地滑入淡布隆清可见底的河流。两岸翠峰交迭起伏,迎宾般的左右掠过,鸟声虫鸣远远近近喧嚣不绝,入目的景却仍可堪一个静字——近于禅意的那种静。

  船行在卡郎安河里,便如同行于永恒。都市与人流尽皆被远远抛于身后,往前望至尽头,也只是山的狭缝里透出一丁点天光,抵着水面浮游颤晃,漂到近前才豁然开朗。

  过了第一重水道,山势隐退,而光线自四面八方奔流倾泻。水洗过的碧空,浮在梦里的云彩,圣洁得叫...

长在风里的男人(3)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 pa 。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1】 【2】 【3】 【4】


  “不动游星。”

  晕绕耳旁的嗓音刻意压得轻悠低徊,但语尾含着上扬的笑,如何听都还是少年般的清冽。游星暂搁下才读了两章的《认知心理及其启示》,自副驾的位置侧过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叫叫看。”

  十代抓着方向盘小幅地摇头晃脑,节奏追着车载音响播放的吵闹乐声,据他讲是几年前流行的特摄片主题曲,鼓点有力而密集地穿插在旋律间隙,并伴随突发的激昂唱词,震...

长在风里的男人(2)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pa。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1】 【2】 【3】 【4】


  事实证明,普通人角度出发的那些个烦扰,对游星来说都完全不算事。

  打从上了新闻起他就没在凌晨以外的时段出过门——当然,是指实验室的正门,偶尔会被店员叫住求合影,要签名,碰见其他路人的机会却基本没有,混入视野的些许反常样本,数量压根儿没大到能引起他警戒的地步。

  他便就这么维持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安闲,过着实验室与便利店两点一线的校园生活,托了卒业学期的福,连教学楼都不必去了,除非看不下去的同学揪他出来望风,...

长在风里的男人(1)

·不动游星x游城十代。

·现pa。旅行摄影师十代与研究生蟹,通篇是私设。

归档:【1】  【2】  【3】 【4】


——凡是遥远的地方,对于我们都有一种诱惑;不是诱惑于美丽,就是诱惑于传说。


  游星最后一个离开实验室,落了门锁踏进外间清寂无涯的夜。

  护着设备的关系,室内空调开得极低,一步迈出即是十来度的温差。满目是盈薄的月光衬着花影,替了玻璃盒子里交错行进的粒子云迹。不亚于打从北国的冰封万里走到南岸的春暖花开。

  一束束穗子晃着腰杆摇曳生姿,春夜里柔煦的风捎着香芬,朝系得严密的领口吹入...

忒修斯的桨

·微沃肯米亚。含有沃肯\雪莉\梅伦的R卡剧透。及沃肯N卡捏他。


——船工不知道他们将漂往哪里,但罗盘记得。


  一个男人在沃肯的面前死去了。粘附着浅色毛发的头壳在爆响中掀开,骨屑飞溅。脑浆混合着血液流淌,柔缓温润地沾湿他刚刚张开,尚未来得及完成那个寓意迎接的拥抱的手臂。

  他曾触碰类似的组织许多次,目的无一例外是将面前濒死的人类重新拼装。但这一回,他其实早就清晰地意识到,大脑被击碎的男人已经不可能得救了。即便立刻搜遍他用以盛装医疗知识的记忆库,翻找所有易于遗漏的夹缝边角,挖掘但凡存在一丝的,每一点的可能性,他也抓不出任何切实可信的理由,去推翻眼望着大于致死量的...

临渊(下)

·CP的无料。考完顺手公开下。

·零晃零/奏千奏相关。ESxCOC的全架空故事。含有可能的R18G描写注意。


前篇走这儿:http://fmrngy.lofter.com/post/321835_cbe3bf7


  已经迟了。来不及了。他睁着双眼,笔直地望着斜下方九十度的墙角。一个角。角?

  “……”

  “千秋!——”

  无形的有形之物,流动的静止之物,五彩的黑白,混沌的虚空,时光的尽头抽取而出,旁置腐烂到现在的败坏的芯,一眼之后永不失忆的追缉者……未发而先至的是那无可比拟的恶臭,一瞬间涌到面前,堵塞了毛孔阻住了呼吸。

  他跪地呕吐...

临渊

“我有一瞬间看见它们了。那时我站在那一边。我站在时间和空间那一边的灰暗的海滩上。在一种不是光的光线下,在一片充满尖叫的静寂里,我看见它们了。” ——《缅茄之犬》



临渊

——英雄一出场就死了。


·ESxCoC无料小说本。含有可能的零晃零/奏千奏倾向。

·涉及部分克苏鲁原著小说及官方、同人模组情节,主要是《魔女屋中之梦》、《缅茄之犬》、《最深的梦境》和《沼泽人到底是谁》,但进行了基于私设的改动。并非正统CoC故事。

·不可避免的R18G与精神R18G


  深入撒哈拉中部的第一百二十七天。气候一尘不变。...

荧荧

·leo泉凛月相关。排列组合瞎搞,真情实感滚床,但大概不含CP向。(考虑正文内容打个leo泉/leo凛leo/凛泉的tag。R18注意。

·文艺色情片氛围的谜之paro。流浪作曲家leo,弹钢琴的甜品店老板凛月,和安定的模特泉。


——瞧啊,快瞧我的眼睛。瞧见那光了吗?

——闪烁着、扑簌着,像下一秒就要笑得弯成月牙儿,又仿佛即刻将落下晶莹的泪珠来。

——是这样,是的。抱歉,我不清楚该哭还是该笑了。所以你为什么还不过来吻我?


图片外链(挺长,流量慎重): 

http://ww3.sinaimg.cn/mw1024/67e4d...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