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前填的完就当生贺发了

浮世之尘

·阿鲁罗斯。原作向。从一章码到最近。

·大概是第一和最后一篇阿鲁罗斯。


   阿鲁巴·弗流林戈至今记得那场风暴。

   

   黄沙漫卷的旷野上空,气流四处窜动。它们缠卷、对撞、糅合、破碎...又在下一秒重新整合,有如一整群吃痛而战栗暴走的蛇。大自然森寒的威压从背后推着他,让他不敢停一次脚地拼命奔走逃亡。喘息破碎得厉害,胸腔里颤出拉风箱似的哑鸣。平野空无一人,风声与呼吸声,与他凌乱的脚步声协奏为最原始的鼓点。他几度感觉自己将在这无序而永恒的节奏中死去。

   ——直到他从风暴的最中心看到那个人。

   

   黑发青年微微抬眼看他的神情,带着股小憩乍起的迷茫。或是才刚睡醒,兀自在犹疑身下的床去了哪儿。他与阿鲁巴对视了两秒钟,才不大习惯,又似乎极之习惯地提起唇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惬意眯起的血红瞳中,映照出的是铺天盖地的飞尘,是意欲毁灭一切的飓风的无上威势。

   彷如一切光明中唯一的墨点。

   或是通世漆黑中仅有的纯白。

   那种过于浩瀚庞大的震撼侵占了阿鲁巴的脑海,具体的形与像反而模糊了。时至今日,他已无法确认,那一瞬间他从西昂打量世界的目光里看到的,究竟是不是某种与怀念相似的情愫。


TBC.

【但其实36时我也是这样想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