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 03

#3

   辛普瑞眯着眼蹲在篝火前,举着一根木钗拨弄着架在焰尖上烤的肉块。火堆上翻滚的野兔看来已全熟了,焦脆金黄的表皮滋滋地冒出油脂,均匀洒上的调味料浸饱了油而愈发喷香撩人。手指在表皮上点了一下含入口中。

   “嗯,调味恰到好处,没失水准。我就说跟我混绝对不吃亏~!”

   欧格抓着一根签串,手指弹动了几下,想直接伸手去扯兔腿,又觉得不太妥当,踌躇再三的后果是肚子在又一阵香气飘进鼻孔时清晰地奏出咕咕的乐声。

   辛普瑞挥了挥手。“我用文明人的方法,你随意。”他才如蒙大赦地将兔子从竹棍上一把捋下来,三两下撕开,一手抓着一半往嘴里塞,鼓鼓囊囊的腮帮嚼动了十来下后慢慢顿住,辛普瑞感觉他没了动静,又回头看他,竟见那双金红的眼里浮上水汽来。

   扔了手里没处理完的猎物,将手在衣摆上随意蹭了两下,辛普瑞走到欧格面前半蹲下,捧住他下半张脸,没管他的躲闪和挣扎,挑着眉用食指沾了一点他眼角沁出的透明液体,故意摆在他羞窘的眼神前头摇晃。

   “多大啦?还哭鼻子。”

   “...你看错了。”

   “哎~?不用敬称了吗?”辛普瑞惋惜地拖了个长音。“...不如以后叫我老师吧。‘希尔老师’,怎么样?”

   和他一起旅行了几个月,对他这种没来由的突发奇想已经习以为常。欧格抿住了唇,唇线微微后绷。

   “如果你真的想听...”

   先用比蚊蚋更细微的声音低低地道,而后稍微将音量拉高到能让辛普瑞听见,也只能让辛普瑞勉强听清字节的程度,他缓慢地,带着一些心理斗争地启开了唇。

   “和您一起旅行很开心...希尔老师。还有...谢谢款待。”

   下一秒便毫无延迟地整个人从脚底红到头顶心,低着头承受辛普瑞狂笑的洗礼。

   “哈!好啊!你我就收下了。今后的日子里我们也要好好相处喔——亲爱的欧格小徒弟。”他没有一星半点要掩盖笑里的谐谑和玩味的意思。打量欧格的目光分明在说:有新花样能玩了,真愉快。

   大多数时候辛普瑞只是带着欧格从天南到地北的跑,收集他长长的清单上似乎永远到不了头的材料。欧格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没有问过他。某一天他们享受完丰盛的野味后坐在悬崖上,习习晚风卷起鬓角,背后一轮无俦圆月在清朗夜空上放的前所未有的大,欧格看着月亮发呆,忽然听见辛普瑞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来。

   “你知道神明吗?”

   并未等待他的回答,几秒后,辛普瑞便自己接了下去。

   “我们向他们祈祷,他们回馈以神术的加持。虔诚与力量的等价交换,听起来又公平又方便。大家乐此不疲地选择信仰、坚定信仰、固守信仰......对神付出并向神祈求回应。

   “这样做的人太多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慢慢整个大陆的生物都陆续了拥有自己的信仰,自己的神。神明无所不能,神明无所不在,信者将达乐园,无信者则没有出路,没有归途,获得再高的力量也必将迷失在混沌的旅途中。即使是大部分的无信者本身,也这样坚信着。”

   “但在我看来,他们不过是一群只敢玩高高在上的沙盘游戏的胆小鬼,混蛋,骗子罢了。”

   欧格看向辛普瑞的侧脸,少年唇角一抹嘲讽的淡笑在夜色中也分外鲜明。他扬着下颌,视线投注在渺远不可知的天际,某个除他以外无人能够感知到的存在上,被晕染成墨绿的眸中熹微星光点点闪烁。忽然一道光亮直线跃入半空,辛普瑞跳起来,手臂抡了半圈一把捞住它,正是那被他窃出的狼人族至宝,明月之泪。

   “瞧。”他低垂着眉目,望着掌中不断弹动挣扎,欲要挣脱的明珠,微笑中的讽刺加深。“...这就是你们供奉了几十年的宝贝。”

   “......”

   成为狼人不过七年,还未来得及沉淀出种族归属感,便是如此,欧格也似乎听见自己的心防之内有什么不可撼动的东西碎裂崩塌了。

   呯零。

   那声音清脆悦耳,宛如经由少女之手拨动的琴弦撞击着泉水。

   呯零。

   温润的碎光和着片片裂开的外壳自辛普瑞捏合的手掌中溢出,穿过五指间的缝隙流沙一般倾斜坠地,晚间风起,卷起洒在他靴尖脚底的细细光尘,将它们带向远方,轻快地打着卷儿弥散并消失。

   “神赐之物不可摧毁?”

   “‘明珠不坠,狼人不灭’?”

   “告诉我,你的心脏还在跳动吗,欧格?你的力量还在吗?你是否感到疾病、虚弱、厄运、灾难接踵向你袭来,就像月神的典籍中宣扬的那样?”

   辛普瑞站在尖耸孤寂的高崖顶端,长袍猎猎迎风铺展,一手是碎成齑粉的,曾经的某个种族的信仰,一手高高抬起笔直地指向天空,像要戳断神明的鼻梁。

   欧格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能勉强抑制住身体的颤抖,而喉头却梗塞了,他无法言语,只是出于本能地抬头向辛普瑞看过去。

   “我要揭穿他们的骗局,撕开蒙在真相上的迷雾。我要看一看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他们听得到我,他们害怕我,我感觉得到,也许他们无时不刻不想杀死我,但因为某种原因他们办不到——就像他们没办法违背这片大陆最根本的法则一样。

   “而那个原因,正是我想知道的。”

   他从明亮的高处对欧格伸出手。

   “如果你的心脏还能跳动,为什么你还不来拉住我的手?”

   “希尔...老师。”

   干涩的嗓子中最终挤出了这样的单词。欧格吞咽了一口唾沫,感觉像吞下了一柄刀。

   他不知道那个人将走向何处,走到多远。他大概永远也无法弄清楚那个人所考虑的事情。但这一刻他希望作出的回答只有一个。

   “...和您一起在世界中旅行,是这些年我经历过最开心的事情。所以我还想...还想......继续,和您一起......”

   ——去看你想看的东西。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