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 05

#5

   花费数月收集来的材料每一样都有它的独特用途。欧格猜想在决定收集它们之前辛普瑞就已做了数倍工作量的研究,从上万种可能性中筛选出功能两两不相同的几百种,再规划好获取它们的最优路线。但辛普瑞一次也没提过。

   他走在自己的路上,从不多做解释。

   大陆历534年,辛普瑞在长时间的外出后领了一个男孩子回来。

   当时欧格正在他们位于林海深处的临时住所钻研辛普瑞的设计图——他扬言要建一座世界上最高最高的塔,高到所有人都必须站在它脚底,仰望它的塔尖。名字还没想好,暂时就叫它仰望之塔。欧格花了三个日夜看完他所有的设计稿,又花了一个月试图弄懂它们。但当辛普瑞风尘仆仆地站到门口,一手牵着个人类小孩,一手拉开旅行斗篷向他问好时,他对那堆符号的理解仍旧停留在最外围。

   “早上好中午好或者晚上好?”辛普瑞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向他走过去。“好久不见,想老师我了没?”

   “...你当我几岁。”

   视线先从辛普瑞蒙了尘色也不减明媚,随时能晾出去诓骗无知少年的秀丽脸孔上扫过去,掠过一大一小紧紧交握的双手,最终停驻在他身边陌生的男孩身上。

   从进门开始那孩子就没有抬过头,右手被辛普瑞牵到高处,左手怯生生地揪住辛普瑞的一块衣角,抓一抓,松开,走几步觉得没了依靠又慌慌张张地贴回去。半藏在兜帽下的脸蛋小的可怜,下巴尖尖,肤色苍白。像是粘在辛普瑞身上的一株藤,无意识地随着他向前走。

   “安东尼,这个不太会笑的哥哥叫欧格。”

   “你、你好,我的名字是安安安东尼,安东尼·斯托克。很高兴与、与您见面。”

   没几两肉的小身板像要从中折断一般,猛的一个深鞠躬扎下去。兜帽从颈后扬起,带起几根枯草般发黄蜷曲的发丝。露出的一小段脖颈却不像是营养不良,牛奶似的,白的能发光。

   安东尼直起身时还咬着下唇,一对吊梢眼浸着璀璨华贵的王者之紫,与他周身软软懦懦的气场全不搭调,却竟然并不让人感觉违和。直视久了,会不自禁地产生陷落星空的错觉。

   冠着斯托克的姓氏,拥有这样一双蛊惑紫瞳的血脉......

   欧格怔了怔,反而释然了。偏头去找辛普瑞,果然对方也正朝这边看过来,冲他挤了挤眼,颇得意的样子。

   “这可是个正宗的斯托克,‘王族’。”

   “嗯。”欧格不被察觉地弯了弯嘴角。“你找到的,当然是最好的。”

   “就让他先跟着你吧。你要有空就教教他基础,没空的时候让他帮忙做点事也好,也别总让你那盏灯亮到天明了。”

   “希尔老师...”欧格叹了口气。“您有几个早上是从床上醒来的?”

   “我就算一年不睡觉也没问题。可我是辛普瑞,你不是啊。”

   他叉着腰笑,语气嚣张,一点儿也不害臊。

    “好啦——老师说话你就听着,早睡早起才能长高,知道吗?——唔呃!你干嘛?”

   “高度刚好,一时没忍住,不好意思。”

   “狼人了不起啊!”辛普瑞动作夸张地捂着被敲了一记的脑袋。表情哀怨,眼睛深处却尽是笑意。“你等着,我迟早要做出喝一口就能融合巨魔血统的药。”

   欧格坐回去,执起没看完的设计图,在纸张之后静静微笑。“好啊。我等着老师的成果。”


   安置好安东尼,辛普瑞不声不响地又坐到欧格面前,托着下巴趴在桌子上盯着他瞧。早习惯了比这更激烈的阵仗的欧格眼也不抬,继续阅读手稿,忽然一根手指从天而降,正压在他苦思冥想的一处疑难上。

   “空间节点并不是全部采用三角形分布,这和我们以前的讨论结果背道而驰,让你觉得很难理解,是吧?实际上......”

   墨色的脑袋凑近了些,抵在他亲手绘制的那些设计图跟前,也抵在欧格随意地曲起放在桌面上的手臂跟前。辛普瑞用手肘撑着桌子,将身体推起来一些,长长黑发盘绕了几圈仍落下桌沿,睫毛自然地垂着,在仔细端详图纸的绿瞳上扫出一片淡影。

   褪去了调笑意味的嗓音忽然温润起来,流过耳边,仿佛泉水滑过山涧。

   欧格努力集中精神,但思绪仍不自觉地飘远,目光落在他认真的侧脸上便移不开——如果将全世界的人分分类,其中之一是认真起来浑身都像在发光的类型,辛普瑞必然是当中的佼佼者。处了两年,他对辛普瑞那张欺骗性非凡的脸已有了免疫力,但有两种时候还是会不自觉地被吸引走视线:他不说不动的时候,和专注做事的时候。

   “听明白了?”

   “...嗯。”欧格应答的时候还有点儿恍惚。

   “时间也快到了...”

   “什么?”

   “三、二......一。”辛普瑞一下一下摇晃食指,前一秒钟还在脸上的严肃表情唇角一钩,眉尾一挑便荡然无存,眯起的眼里荡漾着让欧格感到熟稔与危险的浓浓兴致。“你以为爷...老师我的头是那么好敲的?”

   砰!

   肌肉群一阵麻痒古怪的颤动,关节弯折,手掌触地,重心移到脊柱前方,欧格茫茫然地到处转头找辛普瑞,眼前却只有桌面上打翻的墨水。

   高处落下一只手,拍在他脑门中央。视野忽然被遮住,他诧异地发出一个音,嗷呜的一声,耳熟无比。

   正上方不断传来的清脆笑声则更加耳熟。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新药剂怎么样?无色无味,效果持久,对异族也有效。你就保持这样到我摸够为止吧!”

   “......”

   ——该说早就料到?

   欧格闭了闭眼,任命地垂着头呆在原地,由得辛普瑞对他狼头上竖立的火红毛发上下其手。顺便回味起刚才敲他脑袋的滋味——心里肖想了多少次不论,那可是欧格第一回真的碰到辛普瑞。做狼人也许真的挺好。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