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 06

#6

   辛普瑞牵着达莲娜站在门口,没费几分力气就单手制住她的反抗,推开门看见安东尼站在面无表情的欧格跟前,两只手交替着抹眼泪,小声地抽抽搭搭。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太笨了......对不起。呜哇!——”

   辛普瑞出现在房内的瞬间他忽然放声哭了起来。

   欧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了一眼辛普瑞,掏出耳朵里的棉絮,压着不耐烦地说。

   “哭够了就自己停。”

   “呜呜呜——对、呃、对不起,诺姆先生。呜呜呜...呜呜.....”

   奋力推着辛普瑞的手臂,将自己被他攥住的手往外抽的达莲娜闻声浑身汗毛一竖,不敢置信地盯向那个嚎啕大哭得好像下一秒世界就要毁灭的男孩子。小女孩儿瞪得溜圆的蓝眼使辛普瑞哈哈大笑起来,弯下腰捏了一下她的鼻头。

   达莲娜反应敏捷地抬手就去拍他,但只抓到满把空气和一个被她自己刮红的鼻尖。

   “放开!快放开我...你这无礼的家伙!”

   辛普瑞从腋下抱住她,轻轻松松地将她提起来,悬空的两只小脚向四面八方胡乱地踢,一只小牛皮鞋飞出去,划着抛物线刚好撞到欧格写字的右手上。

   “......”

   小女孩的隔空一踢还远没能到扰乱他字迹的程度,附加了某位大魔法师恶意的除外。雷霆般穿透手掌的力度便连狼人也把握不住,羽毛笔脱手后欧格下意识地捞了一把,只见那只沾着墨汁的白羽旋着舞步从他手指缝里溜走,在空中踱着完全不合常理的轨迹,嘲讽似的摔到远处。

   不用回头他都知道辛普瑞又在那笑得花枝乱颤了。

   嗯,他没用错词。

   比起两年前刚见面时的惊艳,现在他对辛普瑞那张脸的免疫力提高了许多。也可能是长到十七岁的少年已没有当初那么雌雄莫辨。眼睛还是绿的像湖水,嘴唇还是水润嫩薄,睫毛也还是乌黑浓密得像两片小树荫,但挺直的鼻梁,凌厉细挑的眉都给他增添了几分侵略性。

   辛普瑞托着达莲娜不断挣扎的身体将她举到欧格面前。

   “看,活的精灵。”

   “当然是活的吧!笨蛋!限你三秒之内放开本小姐!”

   “嗯,真厉害。”

   欧格淡淡扫了达莲娜一眼。金发蓝眼,白肤红唇,出水芙蓉似的娇嫩可人。还没长开却已能看出未来的精灵美人的影子了。达莲娜张张口,满腔的愤怒被他一记眼刀堵死在喉咙口。对着辛普瑞她尚能随便踢打,在这少年漠然的红眸注视之下却一个威胁的字眼也说不出口了。

   “叫什么名字?”

   “...”达莲娜咬住下唇。“才不要告诉你这种...这种讨厌的家伙呢。”

   欧格没再问她,也没再看她,转头与辛普瑞说起最近遇到的问题,轻易勾起了辛普瑞的兴趣。他轻轻放下达莲娜,一句话让安东尼止住了哭泣,抽噎着领达莲娜去空房间。坐下来和欧格一交谈便说到了深夜,交流完学术后又提到安东尼,辛普瑞说想让他独立完成一个实验,由他们两个全程观摩,旨在锻炼,欧格没有意见。


   于是第二天安东尼就被欧格(狼形)叼着后颈扔上试验台。

   达莲娜心惊胆战地看着,硬凭着自尊杵在原地没动弹,腿脚有些打颤——从她的视角看这活脱脱就是一幕猛兽发狂,再不济也是变态魔法师想拿弟子做活人实验。

   她和辛普瑞待在一块儿时学了些元素魔法,但总不能圆融自如地使用,反而在听辛普瑞讲解他还未能开始研究的自然魔法时脑内很容易就会出现模型。因而对安东尼抖抖索索地进行着的实验她并不能看懂几分,用余光去瞟欧格,也只能看见一如既往没表情的严肃脸孔,使人无端生起惧意。

   “那、个...请问,辛普瑞他去哪了?”

   她鼓起勇气提问,听到关键词的安东尼的目光也同时转回来,默默望着欧格。

   “...你应该叫他老师。”欧格说。多一句话的解释也不肯作。

   “别东张西望了,快点。完不成你就在上面过夜吧。”

   安东尼又抖了一下,感受着高台周围冰冷干燥的空气,扁扁嘴仿佛想哭,忽然看见一道熟识的瘦高身影从欧格背后出现,手臂一环搭上狼人的肩膀,揉着浮上水汽的眼冲台子上方的他笑了笑。

   “不好意思,老师我有点睡过头......理论方面你已经没问题了,就按你脑袋里的流程做就可以。不用想太多,也不用管周围,眼睛只需要看着你面前——看着你需要的那几样材料和法阵,就够了。没事的,安东尼。”

   “嗯!”他重重点头,一脸决绝地投入实验。

   “怎么了?”欧格调整了一下重心,为辛普瑞分担去更多的重量,压低声音问。

   “什么事也没有。”辛普瑞从他肩上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有点困而已。吹点冷风就好了。”

   欧格皱眉。“你几天没睡了?”

   “...比起那个,快看!小安东尼他把什么放进加热法阵了?......不对!那个不行!”

   “等——”

   重蹈了达莲娜的覆辙,伸出去的手只抓到空气。冲天的火光在眼前爆开,热浪滔滔,宛如一只饥饿的巨鲸,将他一口吞没。发尾被烤得不自然地蜷缩,散发出焦糊气味。他愣了半秒,扔掉了手上所有东西飞快地向事故中心跑去。

   “别过来!咳咳咳咳、咳咳。”

   滚滚浓烟中浮现出辛普瑞模糊的剪影。他单臂夹着安东尼,另一手抚在左胸口,若有所思的样子,却在烟雾和高热被欧格施法驱散前恢复了原本的站姿,将安东尼交给欧格抱着。沾着火灰,印着几条焦痕的脸上含着无奈的笑意。

   “他总能发现我都没考虑过的毁灭级法术。”

   “没事吧?”欧格一边问着一边朝他丢了好几个治疗法术,白色光团闪闪灭灭,覆盖了他全身。辛普瑞摆摆手让他停:“我没受伤。倒是他的眼睛被炸瞎了一只,我已经给治了,等他醒来才知道再生魔法的效果如何。”

   “...”绿眸的少年很难得的主动沉默了片刻,眼里沉淀着某些复杂的东西。“...还有,先不要用魔法了。”

   “到底怎么了?”

    欧格耐着性子问,向来平淡的语气略显急促。“从刚才见你我就觉得......”

   “嗯,没什么。”

   辛普瑞没看他,眼神无焦距地投向地面,还是一副思考着什么的模样。

   “真的没什么。”

   “希尔老师。”

   “安啦。一点小问题而已,我还不能确定。等我解决了再告诉你们。”

   “辛—普—瑞。”

   “......”辛普瑞回过神来,与他隐隐跃动着火焰的瞳子对视了十几秒,终于还是转开了视线。“带着安东尼跟我来。在他醒来前必须再彻底检查一下,确保他没受其他隐性伤害。”

   他一拂长袍焦黑的下摆,转身向屋内走。欧格沉默了两秒后抬起脚跟上他。

   进屋前,辛普瑞的脚步顿了顿,扭头却是对着达莲娜跌坐的方向喊道。

   “达妮,你也别在外面玩了,那个法阵的稳定性我还没有确认,快先回房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