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 09

#9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建好啊。”

   辛普瑞抬手挡着阳光,向高处看过去。一年多马不停蹄的堆垒下,塔已初现雏形,混乱激荡的时空风暴在高空不断冲击着塔身,将光线都扯碎,只有些许扭曲的碎影落下来。塔尖的设计他还没有完成,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这座塔暂时还配不上“仰望之塔”的名号。

   他摩挲着下巴。

   “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能源问题您解决了么?”欧格拿着一本设计稿站在他身边,与他一同仰视不存在的塔顶。“还有这个空间本身仍然不够稳定,我很担心塔在建成前就会把脚下的空间压垮。”

   “这要看最终建成的规模......实在不行,就拿这个放在塔顶好了。”

   辛普瑞屈起一根手指敲敲自己的眉心,一点若有似无,细看便消失不见的绿光藏在皮肤下头,只在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它时泛出一瞬神秘光彩。

   测得魔法的极限,并依据这点在欧格的帮助下完善、规范化了整个元素魔法体系后,他借助肖恩传播信仰的方法将魔法在全大陆推广,本意只是集思广益,想从更大规模的修习者那儿获得灵感。习惯于神权统治的民众却将魔法当作一种新神术去推崇,并自然而然将辛普瑞供上神坛,感念他创造这种普通人也可以通过修行学会的神术的功绩,唤他作魔法之神、元素之神,司掌有关世界本质的秘密。

   头一回听见这种说法时辛普瑞颇为嘲讽地一笑,说要是他真的明白倒好了。

   与日俱增的信仰之力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凝成实体,辛普瑞问了肖恩后,用这个世界的语言将它命名为“神格”,并通过数月钻研成功转移了它的位置,将它从右胸口挪到眉心。

   然后一头扎入其他研究项目,没空又觉得没意义,再没动手把它挪回去。

   “我还没找到把它挖出来的方法。它好像和我的生命,或者说‘灵魂’,有某种玄妙的联系。在这种联系伴随着我的死亡消失前它都不会与我的肉体分离。...就是不知道这里界定‘死亡’有多严格。”

   他遗憾地抚摸着自己眉心处,好像那儿嵌着一枚取不出的宝石。“明天......嗯,等出去就陪我去做个试验吧,欧格。”

   “好。”

   欧格一边观察着塔的建造进程,往纸上记录,一边点点头。


   “您确定要...这么做?”

   “别浪费时间,快点。”辛普瑞催促道。他将自己双脚用龙筋捆起,手臂则让欧格帮忙,同样扎绑在椅子的扶手上。“从脚开始冻,进程慢一点儿,注意随时检查神格的情况。”

   “...其实,您可以拿我来做实验。”

   “不行。你那颗还太小了。”

   “不能再等一段时间吗?”

   “就靠那几个信仰来源想让它实体化,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我当初也是想着反正你是狼人,有那么长的寿命,才把它们给你的——我自己留着也看不到效果。所以,不行。”辛普瑞顿了顿,看向欧格。“欧格...你也知道实验中哪些因素该考虑,哪些不该吧?别让没用的思绪占据你的大脑。我说现在,就是现在。”

   “我知道了。”

   欧格闭了闭眼,又深深吸了口气,才开始诵念聚集元素的咒语,浓郁得仿佛要使人窒息的水腥气将辛普瑞端坐的位置笼盖,而后,从他被捆在椅子腿上的双脚开始,花朵似的冰晶一层一层向上攀延,依次排开,凛冽盛放,先覆盖了脚踝,而后是小腿、膝盖、大腿、髋......

   “停。”

   辛普瑞伸出一只手,说话时牙齿格的互相撞击了一下,脸和嘴唇都冻得青白,眼睛里却燃着火苗。

   “现在我的神格怎么样了?”

   “光芒比平时明显,能很轻易地看到了。闪烁的频率降低,大约是...”

   “继续。”

   ...

   “现在...怎么样了?”

   “用肉眼观察时已经不再闪烁了,能看到轮廓,有实体的感觉。”

   “很好。继...继续。”

   “...冰块已经压住您的颈动脉了,再往上没问题吗?”

   “下次直接...冻到...眉毛以下......不用再询问我,我也回答不了你了,你自己做好记录以后再给我解冻就可以。但是先别给我治疗。”

   “......”

   “欧格?”

   “是的,我知道了。”

...

   辛普瑞坐在原处,用惨白的,还在颤抖的手指拿起欧格的记录纸,唇角抿着一丝不甘心。欧格用指尖点着一小团火将他冻结在一块儿的长发一绺一绺分开、烤软,还得小心翼翼的不要烘烤到他的皮肤,让他的体温维持在他需要的极低水平。

   微垂下视线,刚好能看见那段没有血色的脖颈上淡青的,似乎毫无生命迹象的动脉。欧格几次张开口欲言又止,便听见辛普瑞的声音从下方升起。

   “...通过降低生命体征的方法去欺骗它是走不通的吗?还是我做的还不够?”

   辛普瑞盯着记录喃喃自语,一只手还无意识地搁在自己眉心,摸着那颗坚硬半凸的,材质不明的东西,试图将它往外抠。

   “......”

   “迟早我要把它弄出来。等把它搞明白了,说不定我都能自己养一群神玩玩。”

   他费力地将追随着困意渐渐合上的眼皮推开,因为失温而感到倦怠无力。欧格在他背后轻轻叹了一声,趁着他现在没能力反抗,抬手在他额角轻弹了一记。

   “干嘛?”

   辛普瑞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回头正看见欧格复杂的眼神。

   “我知道您走的很快。您一贯都走得很快。但是...也别太快了。”

   他斟酌着言辞慢慢地说。

   “...请别,把我丢下。”

   ——别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静静消失。

   就像被永恒的冻结了一样。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