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 10

#10

   第二天欧格从地板上醒来,并不意外地发现他又不知不觉变成了狼。很显然辛普瑞给他下了点药,报他昨天的一敲之仇——就像以往做过无数次的那样。

   想着等药效过了自然就变回来了,他叼着衣服和资料出了屋门,飘进鼻子里的气味既没有一缕高高在上的清寒,也并非来自他熟悉的某个人类——肖恩和辛普瑞都不在,桌上是施了恒温法术的早餐,还没动过。他将嘴里叼着的东西搁在凳子上,踱到安东尼和达莲娜的屋前依次撞了撞门板。

   “早、早上好......诺姆先生今天也好早啊。”

   安东尼睡眼迷蒙地自己走出来,坐到桌前都仍像在梦游,机械地往嘴里塞面包,顶心的头发一根根翘向四面八方。

   达莲娜的门却敲不开。欧格用肩膀顶了三次也没有动静,便不再理会,咬着片肉排径自转去了实验室,安东尼见他走远才偷偷跳下凳子,跑去敲门。

   “达莲娜...达莲娜姐姐?”

   “......”

   “...我听见里面有声音,你醒了吧。不舒服吗?...我会治愈的法术喔,虽然用的不是很好。”

   “......”

   “那么是...心情不好吗?对不起...我不会这方面的魔法,但是我、我可以陪你一起哭的!真的!”

     房间里沉默了半响,透出闷闷的声音。“......走开。别烦我。”

   “昨晚...我听见你房间里的声音了......”安东尼咬一咬牙,鼓足勇气大声说。“所以、所以你如果不开门的话,我就告诉老师你又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

   “!”

   “啊救——唔唔呜!”

   房门打开的同一瞬间安东尼被抓住拽了进去,条件反射的尖声喊起救命,出口了半个音节就被精灵修长白皙的手堵住了嘴。他惊魂未定地喘着气,转头看见身后的达莲娜,维持着呆滞的眼神,脸上逐渐浮现出一个傻笑。

   “早上好呀,达莲娜姐姐。你的早餐!”

   男孩用瘦弱的手臂和细白的手指托着餐盘递到达莲娜眼前。


    ——柔嫩、易折,毫无力度,毫无威胁性。

    比起握着法杖呼风唤雨,更适合提着水壶的柄在天台浇花,或者执一双象牙筷挟取珍馐。

    但正是这双孱弱的手,这双孩子的手,一旦握住法杖便仿佛握住了元素世界的真理,调控水火光暗如臂使指。

    达莲娜咬住下唇,眼角发酸。

    平时永远是一副怯怯懦懦跟在人后的形象,眼睛雾蒙蒙罩着湿气,刚开始被欧格扔上试验台时还会就地坐下抹眼泪,后来也许是知道哭也没用,至少在面对魔法相关的东西时能板起脸作出副样子来。

    而直到昨晚,她才真切地意识到安东尼已经向前走了多远。

    一身小号的深黛色法袍,两手攥着比他人还高的法杖高举在身前,褪去了迷糊的紫罗兰色瞳子认真地平视着前方,口里念念有词,脚踩的阵图循声映出白亮光彩。——可怕的寂静中,那破坏力彰显无疑,法杖所指的前方,宽阔的光路曾存在过的地方一切事物消失殆尽。

    辛普瑞大笑着传到他身后猛拍他的肩膀,称赞他不愧是他看中的弟子。

    而他仍然握着法杖愣在原处,眯着眼睛不大敢往前看的样子,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羞涩地抿唇并提起嘴角。


   “达莲娜姐姐?”

    一声软软的呼唤将她拽了回来。达莲娜逐渐让目光聚焦。

    回忆中画面的主角,顶着鸟窝头的安东尼正懵懵地看着她,手臂抬的过久而有些打颤,却完全没有先撤开的意思,也并不催促她。眼睛里的担忧就像他所有其他情绪那么好懂。

   “吃一点吧。不管是心情不好还是身体不好,补充能量都很重要。...而且是老师做的,嗯,你以前都很喜欢的,很美味的。”

   “...”

    抓了一把切成片的水果塞进嘴里,把腮帮撑得鼓鼓囊囊,漫进喉咙口的酸汁终于将眼泪逼出了眼眶来,涩涩地顺着脸颊往下巴淌。

    她在控制不住的前一秒将安东尼推出了门,背抵着门板慢慢坐倒。

   “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做不到。

    她做不到。

    只有她做不到。

    感知元素,操纵元素,甚至浓缩元素,组合元素......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多么拼命地练习,她能抓住的始终只有那么一线微弱的联系,稍微走神便要断开,连聚集元素都像在泥淖里拉扯钓线,独立施展魔法更如天方夜谭,无法想象。

   但安东尼做得到。

   比她更幼小,一直被她当做弟弟看待的安东尼都做得到。

   ——都能被辛普瑞搂进怀里,好几次地抛上天空再接住,像要对全世界夸赞似的高声说:

   “我就知道我没看错!这才不愧是我的徒弟嘛——”


   肖恩与辛普瑞并排走在人流熙攘的街道上,赤着双脚,沐浴在路人情绪各异的专注目光中,却毫无所觉,只淡淡问辛普瑞:“今天做什么?”

   “不做什么。”辛普瑞接过小姑娘红着脸递上的一束花,冲埋着头匆匆跑远又忍不住回头来看的她抛了个飞吻。“就是...呼吸一点新鲜空气,逛逛街而已。”

   “我不需要空气。”肖恩严肃地回答。“我知道街。但是逛这个动词是什么意思?”

   辛普瑞身体后仰捧着十几抱花向前走,忍着笑,嘴角还是压不下去地勾起来。“重点不在于你需不需要和你懂不懂......而在于,嗯,感受。”

   “不觉得这儿的空气格外能让人放松吗?...热闹的人群,美丽的少女,集市上贩卖的新鲜蔬果。”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肖恩看看他,仿着他的样子合上眼睛,也深深吸进了一口空气,然后立即咳的呛了出来。

   他很难得的皱了下眉,摸着自己的脖子,似乎对气管的存在不太习惯。拧着眉头又吸了一口,却很久都没吐出来,浑身肌肉都绷着。

   辛普瑞将花洒了一地,一边往戒指里收一边指着他狂笑。

   “哈哈哈哈哈我说你,不至于吧!用着人类的身体就该试着用人类的方法去生活啊,连呼吸都不习惯,你这人类装的也太不敬业了吧。”

  “...为什么我要装人类。”

  “因为现在你在人类的世界,你才是客人。客随主便,这句俗语你们那里大概没有吧?意思就是主人说什么客人都要听。”

  “嗯,我记下了。”肖恩点点头。

  “所以现在跟着爷爷我走!我带你去体会一下什么叫人类的生活!”

   辛普瑞一把揽过他,挟着他就大踏步地往前走,留下身后一地石化的人群和碎裂的眼神。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