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 11

#11

   “老师...”

   在迷离的色彩中漂泊了近三个小时后,欧格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辛普瑞声情并茂的讲述——他正对着半空中晃悠着的,他自己弄上来的泡沫说一个关于人鱼的故事,女主角最后化为泡沫,消融在阳光下。

   没有在意欧格的插话,他用低沉悲怆的声线继续说道:“...第一缕阳光照下来。变成泡沫的她感觉不到疼痛,也无法流血,只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她正在死去,从她深爱的人面前,在她深爱的世界之中,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消逝。”

   最后一字落闭的同时他打了个响指,船头漂浮的泡泡啪得炸开了。

   “你对这个故事有什么感想吗,欧格?”

   “很抱歉...但是没有。”欧格率直地说。“我能不能先问一下,您清晨就带我出来是为了什么?”

   “一定得为了什么吗。我,不管作为你的老师还是和你认识了这么久的别的什么人——就不能主动邀请你出来享受一段愉快的旅程吗?”

   辛普瑞打开双臂对着天空慨叹。“蓝天,大海,微风,阳光!好好体会一下在海中乘船的乐趣吧,小欧格。整天闷在实验室里可是会和美妙的现实世界脱节的。”

   “...我以为您又要做实验。如果需要我做什么的话请务必提前告......”

   “好啦,也不需要这么早就紧张起来。”

   辛普瑞非常自然地半跪起来摸了摸欧格的头,将双臂枕在脑后便朝后一翻,仰躺到了船尾,翘起二郎腿来。语气惬意。“现在只要享受海风就够了。既然你不想听故事了,我就——”话没说完他的眼睛已经闭上,呼吸趋于平稳,额前发丝迎着风轻轻摇晃,却像是已安然入睡了。

   “......”

   欧格叹了口气,解开外套将他裸露的肚腹盖上,衣角塞进他身下,防止被海风吹得移位。捡起他随手丢在身侧,已然被颠得散成一片的算纸用夹子卡好,姑且先拿来看看。

   头一张是手绘的地图,墨线均匀流畅,细节处比大陆上流传最广的版本更精致,还新添了许多没意义的花纹。一些地点被圈出标红,做了批注,其中之一正是他们身处的这片海洋。

   ——幻海。

   辛普瑞命名他的储物戒指时的灵感来源,特指大陆版图上唯一的内海,通过一条狭长水道与外海相连,平常提到时一般就是指大陆外圈的那一整片海洋——无涯无形,变幻莫测,一切试图探测它边际的行为都会被某种神秘力量制止。至今也无人探明幻海深处,乃至幻海之外有些什么。

   发现自己被带来的地方是幻海时,欧格就在猜辛普瑞是不是看上了那种力量。

   到现在为止他们都只是乘着船向远方漂流——说是船,其实就是个炼金物品,没有任何机械传动装置,提供给它魔力它就能依照划好的路线自己向前走。但在弄明白辛普瑞真正的计划之前,他总是有些忐忑。

   又过了约莫两小时,船渐渐停下,辛普瑞也像是被上好发条的钟一样睁开眼坐起来。

   欧格搁下书本。

   “老师?”

   “按统计数据来看,这里就差不多是极限了。”他站起身,单手叉着腰,眯了眼去往海天交接处看。“...第一次也不需要太精准,一步一步缩小范围吧。你留在船上,目测一下我是从哪个点消失的,然后把船开到靠近那儿的位置去,可以近,不可以远。这个不难操作,坐了五个小时你应该会了吧?”

   “嗯,船我可以开。您准备...?”

   “无人炼金设备一旦投进幻海深处就音讯全无。面对这种神秘的地方,还是魔法师自身的感知最可靠。——我会以这条船为起点向幻海深处飞行,速度不会很快,你只要看着我就够了,直到确认我从某个空间节点‘失踪’。”

   他走到船头,面朝大海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好,开始工作吧!”

   下一秒便朝着大海跳下去,黑色的发尾从船头扬起一刹那便消失无踪。欧格呼吸停滞了一瞬,到看见他从三五米外的地方转过身来,笑嘻嘻地招了招手,贴着海面轻快地往远处漂移时才恢复平稳。

   “可别睡着了啊——”辛普瑞背着双手,边向后头不紧不慢地飘,边扯着嗓子和欧格说话。“要不要老师再给你讲个故事?”


   他们将同样的事重复做了二十六次,回回都以辛普瑞从半空中毫无征兆的消失,又从岸上醒来为终结,和传说中的描述完全一致——所有试图进入幻海深处的智慧生命都会被它扔回起点。

   “这绝不是自然形成的。”

   第五次被扔回岸上,根据欧格给的坐标传送回船上后辛普瑞就笃定地说。

   第十次的时候他托着下巴,兴味盎然地说:“我想我知道这是谁...或者说,哪些家伙干的了。”

   “您是说...神吗?”

   “一部分神。”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船下流动的斑斓海面。“看样子普通的传播信仰、吸取信仰还不能使他们满足,他们是想将整片大陆圈作他们的农场啊,豢养用来榨取名为‘信仰’的乳汁的牲畜。”

   “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远远不止这一片海。幻海只是其中最明显的罢了。等肖恩回来,也许我们就能看明白这些年他们都做了哪些事......然后,一一地拆穿他们了。”

   欧格看着他的左耳垂,思索着原先挂在那儿的坠子的去向,不自觉地问出口。

   “您的耳钉掉了吗?”

   “啊?”还沉浸在伟大构想中的辛普瑞愣了愣,下意识地抬手摸向自己光滑的耳垂,轻笑了下。“她的名字叫‘时光冻结’喔,耳钉、耳钉的叫,也太不礼貌了。我让她替我保护我的学生去了。”

   “给安东尼了?”

   “嗯,达妮还目前没办法和她交流......不过,我从海边捡了点有趣的东西,等回去就给她重新铸个她能用的,保证让你们都眼红。”

   “不会的。老师给我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我很满足了。”

   “你怎么就是学不会配合我一下呢。”辛普瑞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屈指在他头上叩了一记,旋即又在原处揉了揉。“我只但愿我能把最好的都给你们。...”

   他忽然的沉默让欧格十分不习惯,又有几分莫名的心慌,便侧过脸生硬地转开话题。

   “...肖恩先生带着安东尼和达莲娜去哪里了?”

   “直接说多没意思啊。”

   辛普瑞翘起嘴角。“你来猜猜看?谜面一,那是大陆上最美的地方。谜面二,你猜对了我也不告诉你。”

   “老师...您这是耍赖。”

   “不行吗?”他扬着下巴,全无赧色地说,转了一圈忽然又从船头跳到海面上。“继续下一次吧。”


   第十五次的时候辛普瑞拒绝了欧格中止实验的提议,第二十次时同样如此,之所以在做完第二十六次后结束,也是因为欧格表示自己的魔力将要枯竭了,可能会造成沉船事故——他闻言挑了一下眉,习惯性地先嘲笑了一下欧格,摸着他的头一本正经地让他以后要更努力的修炼,旋即便接手了船的控制权,慢悠悠地往回开。   

   已是第二日凌晨。日出时分切着地平线骤然汹涌而出的光亮映得海面一片幻彩鳞动,宛如有无数条彩虹色的鱼嵌在水晶里,紧贴着薄而凹凸不平的表面浮游。

   这船也无所谓前后,调头都不必做,便径自划开海面,逆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前行。两道涟漪从船头破浪的地方荡开,辛普瑞趴在一侧船身上,手臂放松地垂进水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

   欧格斜靠着船头坐着,捧着本书沐浴在朝阳之中,从头到脚罩着一层煦暖的金红色光膜,辛普瑞歪着头看他,直盯得他耳根泛出一抹可疑的红色来。——显然他的注意力也并不全在书本上。

   “希尔老师...”/“欧格。”

   欧格蓦地抬起头,正好对上辛普瑞玩味的视线。

   “船是我设计的,没人比我更清楚它的消耗量。而你也绝不是会浪费魔力的家伙...欧格,你其实......”

   “希尔老师。”

   欧格提高声音又唤了一声,没有躲开,反而直直地看了回去。

   “比起那个。您的心脏还好吗?”

   “......”

   “肖恩先生给我看了您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所以...不用再想我是怎么知道的了,我怎么可能一直不知道呢。”

   “嗯我只是想......到有必要的时候再告诉你们。”

   “连续一个昼夜的使用飞行和传送法术,即使是您,也没办法轻松地承受那后果吧。”

   欧格仍旧用他那双仿佛映着夕色的竖瞳直视着辛普瑞,耳朵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神情却坚定、顽固,如一尊摆放在严冬中的石像,难以动摇。

   “...不觉得您更应该多学习一下吗?量力而为,和适可而止的意思。”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