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ghts的桌游企划/三人一夜狼

总而言之忽然开始的knights三人一夜狼。

一条爪机摸鱼。


【录像开始】


岚:啊啦~ 大家都在呢。今天拿到的企划,是这个哦,“桌面游戏”。好像是希望我们可以录制一场桌游的过程,当做彩蛋放在网络上。
泉:哈?桌游的话也有两三个人就可以玩的类型吧,即使不叫我过来也可以吧。
泉:明明游君也不在,为什么我非得浪费时间做这种事情。啊~ 烦死了。
司:前辈,请不要这样说。我们是一个完整的unit。即使只是game,也是重要的工作,必须要团结起来。
凛月:……zzZ
岚:我们讨论的时候凛月酱已经睡过去了哦?那个国王大人也是,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作为录像的预演,要不要先来玩一局热身一下?
岚:嗯……就算忽然说要开始桌面游戏,也没有合适的道具呢。
泉:所以说……桌游有需要的人数很多的类型,也有两三个人就可以的类型,有必须配备复杂道具的类型,也有稍微做一点准备就能开始的类型。玩简单的就好了吧。
岚:泉酱知道的很多呢~ ♪ 期待的话就老老实实讲出来也没关系哦~ 
泉:别靠的这么近啊,好~烦的啊。我只是不想再被拖在这里浪费时间才勉为其难提出意见的啊~
leo:晚上好!大家!或者早上好!随便啦!
leo:能够看到大家这么早就这么有精神地在进行活动,真是太有趣了!我很开心,我很开心哦!——
司:leader! 请小心!您冲过头了前面就是窗子了啊。不管怎么说忽然大声问候着从大门口冲进来,又直接跑到窗口对着外面大喊也太……
凛月:呼啊……嗯,这是在……吵什么呢?
凛月:嗯?国王大人打算要跳下去了吗,终于吗……
岚:凛月酱在说什么梦话呢~?我们的国王只是坐在那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妄想而已。就像平时一样呢~ 
泉:啊啊,别管那个人了。这种状态里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总之。开始游戏吧?预演还是直接录都无所谓,只要有镜头在就能拿出最好的状态,也是偶像的基本素养吧~♪
司:那么,我朱樱司也会尽己所能努力的!拿出百分百的effort来进行table game的活动!
——————————————————
岚:不知道要选什么好呢,刚好有四个人的话,来试试看三人版本的“一夜狼人”怎么样?我来做主持人也可以哦~
司:我对于庶民的游戏没有什么研究,所以没有办法给出advice……但是,不管什么样的游戏想必都会很有趣吧,我很期待。
泉:你说了庶民对吧……说了吧。
泉:烦死了,与其说来说去的还不如现在就开始。naru君是主持,那么玩家就是我,kuma君和kasa君。用扑克来抽取身份。准备的牌一共有六张,两张k代表“狼”,q是预言家,j是盗贼,joker是捣蛋鬼,数字牌是村民。每个人拿走一张,剩下的三张放在桌上。
泉:大家看过自己的身份以后,把牌反扣,闭上眼睛。预言家先睁眼,可以查看一个人面前的牌或者牌堆里的两张牌。然后是盗贼行动,交换自己和另一个人的身份牌。最后捣蛋鬼来把自己以外的两个人的身份牌互相交换。白天只有一次,目的是找出狼或者所有人都认可现在场上一只狼也没有。这样就可以了吧,我可不想再复述一遍。
司:听起来是非常有意思的rule呢。虽然一时还不能算理解,但我记下来了……!
凛月:……zzZ
泉:……喂!就这么困吗。没有听清规则而做出可笑又愚蠢的举动的话,我可不会管你啊。
岚:好啦好啦,开始吧~♪ 来。泉酱,抽牌~ 然后这是司酱和凛月酱的。
——————————————————
岚:都看过自己的身份了吗?好~ 都闭上眼睛吧~♪ 预言家先开始行动。还记得要做什么吧~?
岚:接着是盗贼的行动时间……
岚:最后,可爱的捣蛋鬼也要出动了~ 来把局势弄得更乱吧。
岚:天亮了,美美地睡了一觉的大家,都起床吧。白天的讨论时间,十分钟可以吗?
泉:比起那个……有人明显还没有起来吧?啊……kuma君~?
凛月:……嗯?要做什么,找出村子里的狼~?这种事阿濑自己就可以做的很好了吧……呼……
司:请不要这样,凛月前辈。这是大家不齐心协力就没有办法通关的游戏!
凛月:呼……所以,通关就可以不吵我了?
凛月:我们家的末子,过来~过来我这边一下。
司:是、是?
凛月:好好地看着我的眼睛,就是这样~ 来,告诉我吧,你是不是潜伏在村子里的狼?~♪
司:呜!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作为骑士的我没有办法在这里逃避。简直就是checkmate呢凛月前辈。
泉:是狼的话就老实讲出来啊~?这样对大家都轻松对吧。kasa君差不多也可以放弃挣扎了吧~
司:请不要使用那种让人误会的词语,濑名前辈。我不是在做垂死的挣扎,而是正在使用脑筋,像骑士一样地战斗……!
泉:啊~ 也就是被一击命中了弱点,开始慌乱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呢。
岚:哎呀,对可爱的司酱围攻起来了,欺负的太过是不行的哦,作为前辈要好好照顾他哦。
泉:所以说~ 因为有交换身份的盗贼和捣蛋鬼存在,即使一开始拿到狼也不一定会得到恶人的结局啊?诚实地说出来也是骑士的美德,kasa君,嗯~?
凛月:嗯……说吧,说了会比较轻松哦。
凛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意思就是这样……因为自首了会比较愉快……su酱。
司:凛月前辈过分……这个game简直就像是波澜壮阔的battle一样,完全不能放松大意。
凛月:诶~?不坦白吗。
凛月:su酱和阿濑都不说的话。那,我先自首了哦……我就是那只狼。反正结束就可以继续睡了吧,呼……
司:为,为什么……凛月前辈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干劲!
泉:哈啊?不要小看前辈啊,kasa君。你也说了这是个战役吧?那家伙虽然看起来总是在睡觉,其实是个不得了的战略家啊……
泉:kuma君是看出来我的身份才那样发言的吧~?
凛月:阿濑在su酱有狼的嫌疑的前提下那样说了,就只能是捣蛋鬼了吧……
凛月:这样……一开始拿到狼的我的话,不管su酱是什么身份都没有关系。要么和su酱一起胜利,要么和阿濑一起胜利,都是适合我的轻松的结局……
凛月:所以su酱~ 要再考虑看看,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吗?
凛月:你手上的这张牌可是变成决定胜负的关键的棋子了……是真正的,checkmate哦。
泉:烦~死了。还是变成这种局面了啊。没有办法自己掌握胜负好~烦啊?
泉:kasa君~ 说出我想听的结果吧,嗯~?
司:战争的终幕也终于拉开了吗。好,我不会在这里止步不前。就让我朱樱司的words来替这场战役划上句点……!
leo:哇啊~ 是战争!宇宙人打过来了啊——
leo:灵感也从宇宙里不断地涌过来了——
司:leader,这边还在录像,请不要忽然……啊,若无其事地就把那个leader搬走了,濑名前辈和凛月前辈,有时候也是挺可靠的呢。
岚:来~ 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哦,最后一轮发言之后,就投票吧~♪
——————————————————
司:诶……这是……
司:我的牌……竟然变成了占卜师的Q。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呢,让人感到非常的curious。
泉:kuma~君~♪
凛月:呼啊……已经结束了哦?胜者是我呢阿濑,即使现在用笑容把我杀掉,这个结局也不会改变了……
岚:凛月酱真是狡猾的男人~ 人家也不讨厌你这点就是了,呼呼~
凛月:我要睡了……先放开……我的脸嗯……z
司:……啊。难道说凛月前辈,最开始拿到的就是预言家的卡吗,然后捣蛋鬼的濑名前辈把我们交换了……是这样啊。果然是厉害的战略家。我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泉:kuma君是看了桌面的牌堆吧~?看到了村民和盗贼的牌……所以一开始就知道场上没有盗贼,而且至少有一只狼啊。
泉:好~不甘心啊,为什么会输给kuma君啊~ 都怪kasa君太不争气了啊。
司:濑名前辈明明也完全相信凛月前辈了吧!投票给我的也是濑名前辈。
泉:前辈的话就好好听着就够了啊~?谁知道那家伙会用一脸睡不醒的表情,随口就伪装成狼的身份啊。
泉:难怪完全没有考虑过我是盗贼的可能性……还从最开始就一心想要撬出kasa君的狼身份。kuma君根本早就有计划了吧~ 真是,好不甘心。
凛月:……游戏就只是游戏哦。用游戏的态度来玩会比较轻松。
凛月:所以……不要晃我了阿濑~ 我真的困了啦……


【录像终了】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