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将乘风(2)

·ESxMHA。流星队与英雄学院。

·奏千。和可能的其他人。(本章:英,涉,翠)



“天祥院认识他吗?”千秋扬起头,落落大方地承住了英智质询的目光,眼神清澈,便像第一次听闻某种真相似的,张口就抓着最后半句反问道。

“嗯……?我向你提问,你倒拿同样的问题折回来问我吗,有趣的回应……如果说这个的不是千秋你的话,我都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在故意装傻套我话呢。”英智彬彬有礼微笑着,回答滴水不漏。潜台词大约是因为是你所以,根本不用考虑装傻充愣的可能性——没什么装的必要。但千秋,不管听没听懂,当然都不会在意他藏在字里行间的讽刺,脱口而出还是一句:“也是啊,如果天祥院你都不知道的话,恐怕也没人能知道啦。”

“……诚谢褒美?”

“能告诉我吗,前辈他的名字?我其实也一直都很想找到他的。毕竟……”千秋挠挠后脑,神情有片刻显得些许黯然,再抬头时却已回复精神奕奕的模样了。“当时的条件没允许我把他的遗体带回来,只能就地堆了个墓,却连名字都没有写。要是能知道身份的话,我想至少告诉他的家人和朋友,他得到了一个英雄应有的,光荣的结局。”

英智单手轻轻托着下颌,却不用力,施施然站在街头,一派气定神闲,淡如琉璃的眼里转着错综复杂的洋流。“恐怕要令你失望了。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无所不能的‘英雄’啊?能办到的事,不能办到的事都很多。……不过,既然你已这样慷慨,不表示一点似乎也不符合礼尚往来的道理。”

“更详细地和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如何呢,也许会唤回我更多‘记忆’也说不定哦。”

“跟你讲是没问题啦,不过……你之前说了‘one for all’,这是前辈个性的名字么?”

“……”

“这是默认的意思对吧!啊啊,虽然也曾经自己猜测过,编过,想象过,不过果然啊,果然这种名字才是最符合英雄的定义的啊!”

“理由暂时还没有办法让你理解,不过,那个名字还是不要随便在大街上喊出来比较好哦?”

“哈哈哈哈,太好了,简直是为正义而量身定制的名词啊,ONE FOR ALLLLLLLL——”

“……涉。”

“哟!美丽的早晨正适合惊喜的邂逅。今日也在您的身边恭候呼唤☆ 是的,我就是你的日日树涉——”

“哇啊?!”原本空无一物的前方,忽然遭逢高温炙烤一般模糊并扭曲了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鼻尖便正正地撞进了一堵胸膛,千秋朝后踉跄了半步,将要跌倒的时候又被身前的谁拽住胳膊,轻巧不落痕迹地拉回了原地。短暂迅速的接触,貌似柔和却无法抗拒的援助。

——是很强大的对手啊,念头刚刚兴起,耳边噗啦噗啦响起一阵翅膀掀动的乱响,雪白健美的小生物迎着阳光高飞天际,三两成群地消失在大厦后面。鸽、鸽子?

“痛、痛痛……”

千秋揉着鼻子,注意力立即就被身前闪现而至的男人和鸽群吸引,如英智所愿的不再在人多眼杂的街头大声嚷嚷。

“早安,看来是命运令我们在此时此地相遇。感谢无常的时空,和有常的地理,是地球的周转和时钟的轮转相碰,才制造出这不可重复的瞬间!”

自称日日树涉的那人瞧不出年纪,具体是通过了怎么一个过程瞬移到这里的也搞不明白。但千秋早用鼻子验证了他的真实性,便绝不质疑了,只好奇地打量着他,试图通过那头随风飘散起来的夸张长发猜出他拥有什么方向的个性。以至于一时半会间甚至没有察觉到行人的异常:如此大的动静,却未曾有一人因为惊愕而驻足停步,仿佛这魔术秀仅仅只存在于他和英智两个人的视界里。

“换个安静些的地方再慢慢相谈如何呢,虽然无法提供红茶和点心……”

“这是您的格雷伯爵茶,来自意大利的佛手柑和斯里兰卡的茶叶,茶点有黄油曲奇、白桃香草慕斯和手指三明治,全部都是推荐菜单,客人想选哪一样呢……☆”

千秋慌张地捧合双手,接住从天而降的茶杯,又看着涉提起前一秒还不存在的瓷壶,往杯里注入犹带热气的馨香茶汁,恍恍惚惚好像听见英智叹了口气,但看过去的时候金发的少年连微笑的弧度都没有变过,想来只是错觉。他环顾四周,总算觉出点意思,隐约也意识到涉的能力是能直接作用于空间的那种,他们三人既站在现实里,又站在现实以外的别的某层平行宇宙里,的确是再稳妥不过的隔断方法。

“‘这里’就是,安静的地方了的意思?”他捧起茶杯抿了一口,不怎么习惯的味道,但不差。“我就从最开始的地方讲起好了,反正也是很短的故事。”

 

专心讲演时不觉时间流逝,咽了杯底半冷的一口茶润嗓子,远眺才瞥到天边零乱散置的薄红。霞彩渐染,漫过林立的商厦楼宇,鸽群自夕阳里飞回来,慢慢由黑点具象化成生动玲珑的活物,扑啦啦打着翅膀落进涉展开的制服内襟。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千秋伸手去摸,看到是深海的短信便直接点开了,大意是叫他放学没事的话顺路带点白萝卜回家,想熬鱼汤。

不是什么紧迫的事情,也没有回复的必要。千秋看完抬头再去找英智和涉,身边却只剩晚高峰熙攘的人流,比肩继踵地擦着他来来回回地移动。无形的结界是从什么时候起消失的呢。还是说根本没有存在过?他低头瞅见脚边孤单地躺着的白色羽毛,但下一秒便被男士皮鞋踏过去,粘在谁的鞋底而消失不见了。

“啊。”他一拍脑袋,挤进人群里往熟悉的方向跑过去。虽说没有那么火急火燎,但去的晚了恐怕也买不到新鲜的菜了,这比不认识的某个人的个性重要得多。

商业街角落的蔬菜店仍是那副一尘不变,使人安心的质朴样貌,临着路牙摆了两三排时蔬,色泽鲜跳又天然,水灵灵地显着脆嫩的肉质。老板似乎没有在,他中学生年纪的儿子站在摊子里称一束芹菜,计好价钱递出去,垂着眼极力回避着来买菜的阿姨目光里的慈爱。

千秋小跑着穿过了最后一段路,撑着膝盖在他摊前微喘了一阵,看见他便用力挥手,笑得灿烂:“高峯!怎么啦,没精神吗?要抱……”

“不要。不要过来……”翠在看到他有抬起双臂的趋势的刹那就从旁边抄起个茄子退回了店里。“啊……好想死……明明已经放假了为什么还要见到守泽学长……”

“不可以死啊,高峯,你看,还有这么多人需要你。这些蔬菜也都还在等着你的照顾吧!”千秋比划着周围聚集的顾客,大多是女性,因为千秋拔高了的嗓门而朝这个方向投来好奇的视线。翠举起茄子挡在脸前,选择逃避现实。“……守泽学长要什么自己拿吧。”待千秋转身去挑菜,又耷拉着眉看向他的背影,喃喃念着:“快点走就好了……啊,还是用茄子自杀比较快吗……”

“萝卜、萝卜……哦哦!你看起来很不错!”千秋捞起一颗白萝卜,举在夕阳里啧啧称赞。“表皮润白,没有损伤,形体饱满!很好!有成为美味的鱼汤佐料的潜质!”

“高峯,帮我称一下这……!”提着装好菜蔬的袋子,转身去找翠结账,余光里蓦地有什么闪起白光,墙壁和着玻璃碎裂溃塌的脆响都被爆破的动静掩在下面。硝烟与火光同时爆发,亮橘色的焰芒穿透浓烟冲上天际。仅仅只是一愣神的功夫,蔬菜店的门口和伸出手预备要接下塑料袋的高峯翠的身影便尽皆消失在滚滚烟尘之后。

失却了支撑的袋子摔在脚边,萝卜滑出来,向爆炸兴起的中心滚了几寸。千秋握紧拳头奔出第一步才听见身后传来尖叫——万幸的是不再有第二第三声爆破接连响起,就规模来看也并未波及周围建筑,烟雾散去后,只余留半面崩塌的墙壁,附近的街道零落着焦黑的粉尘碎屑,踩踏着余烬,推攘着四散而去的人群里是否混入了别有用意的不速之客则委实很难分辨。似乎爆炸犯一击未能得手后便早早先撤去了。就恶意而言,和昨日那场发生在校园里,显然精密筹划过的行动差着一个等阶。

“高峯!”他大叫,来不及寻找别的工具而直接挥拳打散残余的烟与飞灰,冲进高温未褪的废墟里寻找生命活动的迹象。这定点的袭击,简直便像冲着高峯翠本人而来一样精准……甚至吝啬,不肯多施舍一分火药来伤害其他人。在亲眼目睹翠的身影之前,他无法不担心。

覆盖着厚厚尘埃,整体化作铅灰色的什么东西抖动了两下,震掉百来片细碎的墙皮,旋即高高地翘起头来,仿照大型犬清理皮毛的动作簌簌地又抖了半天。千秋被呛得打了个喷嚏。继续闷声喊着翠的名字,捂着口鼻跑到旁边,却无法再接近地停住了。

“……”

自那沾着满身灰尘而黯淡无光的植物下方显出身形的,确凿是几乎毫发无伤的翠本人。只在脸颊割开了细细的伤口,身上却连衣服都未曾皱乱。清清爽爽的一条围裙圈在腰际,手里拈着茄子深绿的叶柄,唯一的违和处大约是,那茄子的另一半长得直拖地面,又健壮地弯饶了一周,擦着他割伤的脸颊噌噌窜上了天花板。饱满厚实,宛如一匹深紫的神龙。抖掉灰尘以后犹自威风凛凛,虽而靠外的一面布满烟火灼烧的坑洞,却也是战士的勋章,凶悍的明证,叫人难以轻视。

——打算施救的对象不仅没受伤还拿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兵器怎么办?

这一世纪难题蹦出来的后一秒,便被另一个更艰难的命题取代了。翠终于是察觉到他,皱着眉看了过来,提着那也不知道有多沉的巨型植物,便像提着石中剑,径自地向他的位置走来。千秋不知道是该先问他有没有受伤好,还是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退开几步好,但腿似乎枉顾他的意愿,已经在规避危险的本能的驱使下带着他朝后避让了。

“唉……早点自杀就好了……”

翠叹着气,并没有靠近他的打算,口里抱怨着不小心又把商品变得太大了,这么老的蔬菜怎么可能卖得出去,半蹲下来伸手拾起一袋落在门口的东西,捡视一番拍拍灰尘,提起到千秋眼前:“……还要吗,这个?表皮摔坏了一点但是不会影响味道……可以给你打折。”

 

“就是这样了。”千秋盘腿坐在椅子上,对点着餐桌上整齐码放的蔬菜的奏汰说。“只收了我一半的钱,真是个好孩子啊。……不不,想和你说的不是这个。”

“千秋想说的‘事情’,是‘这个’吧?”奏汰忽然搁下萝卜,凑近过来,紧挨着千秋的面庞抽动了两下鼻翼,闭着眼睛分辨了一会儿。“有那个‘皇帝大人’的味道……还有‘涉’的味道……千秋见过他们了?”

“嗯?谁?你说天祥院还有他旁边的怪人吗。上学之前遇到了然后聊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聊完就已经这个时间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呢。因为‘涉’,很‘厉害’。”奏汰说服了自己一般点点头,摆晃着双手又从千秋身旁飘似的移走了,抱起桌上的菜蔬,走进厨房。关门前仰回头望着千秋说。“千秋也要‘小心’哦?虽然只要在我‘身边’就不会遇到‘危险’……不过千秋,就算放假了,也要去做‘英雄’的吧?”

“嗯……虽然不想做那样子的设想,但是,这就像是针对我们学校的行为一样。是以英雄科的学生为目标的狩猎。”千秋翻着手机里查到的新闻,蔬菜店的袭(呃)击事件是个开端,但绝非休止符,网上已有新的讯息传出来,七点左右,城市另一端发生了如出一辙的定点爆破案,受害者同样只有一名安撒二年级学生。视若无睹是办不到的,主动将责任揽过来才是他的做法。“特意挑选放假的时间,难道也是为了逐个击破吗?就这么等着敌人过来可不行。有必要联合周围的学生,做好保护我们自己的准备——至少不要在重建工作进行的途中还给职业英雄们添麻烦啊。”


TBC.

-------------------

千秋的个性:【one for all】 来自小英雄本篇的王道个性,主角感满满。以人类的肉体释放出的极限能量,一力破万巧,没有任何花哨。缺点是不设限的使用潜能非常容易伤害自己的身体。火种的传承也是英雄精神的传承。从无名的英雄那里得到的超有名个性。

翠翠的个性:【让植物变大】能够分泌促使植物生长的物质,并让植物巨大化和活性化,成为攻守皆宜的泛用兵器。也能操纵细小的植物来完成精细的操作。各种意义上都是超强的个性,但本人似乎只想用这个将家传的蔬菜店发扬光大。阴差阳错进了英雄科,被问要给个性起什么名字的时候,无所谓地说了“让植物变大”,目前仍旧被老师驳回中,未得到正式启用。

今后也会在提到的时候补充一些设定大概。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