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下)

·CP的无料。考完顺手公开下。

·零晃零/奏千奏相关。ESxCOC的全架空故事。含有可能的R18G描写注意。


前篇走这儿:http://fmrngy.lofter.com/post/321835_cbe3bf7


  已经迟了。来不及了。他睁着双眼,笔直地望着斜下方九十度的墙角。一个角。角?

  “……”

  “千秋!——”

  无形的有形之物,流动的静止之物,五彩的黑白,混沌的虚空,时光的尽头抽取而出,旁置腐烂到现在的败坏的芯,一眼之后永不失忆的追缉者……未发而先至的是那无可比拟的恶臭,一瞬间涌到面前,堵塞了毛孔阻住了呼吸。

  他跪地呕吐...

临渊

“我有一瞬间看见它们了。那时我站在那一边。我站在时间和空间那一边的灰暗的海滩上。在一种不是光的光线下,在一片充满尖叫的静寂里,我看见它们了。” ——《缅茄之犬》



临渊

——英雄一出场就死了。


·ESxCoC无料小说本。含有可能的零晃零/奏千奏倾向。

·涉及部分克苏鲁原著小说及官方、同人模组情节,主要是《魔女屋中之梦》、《缅茄之犬》、《最深的梦境》和《沼泽人到底是谁》,但进行了基于私设的改动。并非正统CoC故事。

·不可避免的R18G与精神R18G


  深入撒哈拉中部的第一百二十七天。气候一尘不变。...

莲花旋

·3A青楼。雷梗活动的游戏之作。各种意义都很雷。

·微英涉/Mao敬/leo泉->真/其他神秘cp。leo并没有出场。


  幔帐起,血樱飞旋,纷纷飒飒一场花舞,清清泠泠一声弦动。执了黑檀的柄,指尖触着象牙白的银杏拨子,手腕里发力,轻巧地一撩一推,沉宁的韵味便坠在了弦的余响里。

  三味线领起幽绕的和歌,炉里燃的香蜿蜒升上堂顶。开幕曲终了,莲巳敬人抿唇稍停了一瞬,侧首向下方远远候着,规矩地赏着曲儿的客人望去。帘子扯起来的刹那,对方曾蓦地仰头发出戛然而止的惊叹,却不像流连艳景,后半程也只安静地垂首聆听,没再挪过手脚,平白晾凉了上好的茶。……可惜终归是...

或将乘风(2)

·ESxMHA。流星队与英雄学院。

·奏千。和可能的其他人。(本章:英,涉,翠)


“天祥院认识他吗?”千秋扬起头,落落大方地承住了英智质询的目光,眼神清澈,便像第一次听闻某种真相似的,张口就抓着最后半句反问道。

“嗯……?我向你提问,你倒拿同样的问题折回来问我吗,有趣的回应……如果说这个的不是千秋你的话,我都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在故意装傻套我话呢。”英智彬彬有礼微笑着,回答滴水不漏。潜台词大约是因为是你所以,根本不用考虑装傻充愣的可能性——没什么装的必要。但千秋,不管听没听懂,当然都不会在意他藏在字里行间的讽刺,脱口而出还是一句:“也是啊,如果天祥院你都...

或将乘风(1)

·ESxMHA。流星队与英雄学院。

·奏千。和可能的其他人。


-谁能乘风去?踏遍飞花流火,躬身拾那远天堕下的炽烫的星。


他伶仃的影子竖在那儿,流着泪似的血水的废墟的中央;像一件残破的标枪,失去了锦帜的旗杆,披盖着长夜降临前微末的夕照。天地间流汇着朦胧暗冷的红。钢筋水泥的遗骸顶着烟云外围稀薄的日光强硬地伫立着,投下大团浓墨的阴翳。远远望去,楼的群落便成了挥舞肢体濒死狂欢的巨人,践踏着足底渺小散碎的尸块,环绕其中唯一的异类的背影兀自扬歌起舞。

无声的狂响坠住他的脚踝,累叠的混凝土压弯他的眉与项背。缺了半角的月自这血的天幕里现身...

夏、蝉鸣与心悸(1~4完结)

·真泉。安定地充满私设,和私心。

·mako第一视角。青春伤痛但不言情。有几段没撸点的自行车。


-以结束为目的开启的篇章。


1.

  好吵……

  捞起被子摔在耳朵上,皱着眉用力拒绝从清早的好梦里醒来。但屋外那群一到夏天就格外活跃的小东西此起彼伏的欢歌仍旧在阵阵往脑袋里钻。聒噪的虫鸣隔着被褥侵袭着我的神经,虽然并没有起床气,但是拖动着疲惫的筋骨爬起来关窗的时候,我还是下意识地揉着半闭半睁的眼睛,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的不满的嘟囔。

  离开眼镜,视界就像隔着大概三重毛玻璃那样暧昧而又刺激。跟盲人没有什么区别地...

knights的桌游企划/三人一夜狼

总而言之忽然开始的knights三人一夜狼。

一条爪机摸鱼。


【录像开始】


岚:啊啦~ 大家都在呢。今天拿到的企划,是这个哦,“桌面游戏”。好像是希望我们可以录制一场桌游的过程,当做彩蛋放在网络上。
泉:哈?桌游的话也有两三个人就可以玩的类型吧,即使不叫我过来也可以吧。
泉:明明游君也不在,为什么我非得浪费时间做这种事情。啊~ 烦死了。
司:前辈,请不要这样说。我们是一个完整的unit。即使只是game,也是重要的工作,必须要团结起来。
凛月:……zzZ
岚:我们讨论的时候凛月酱已经睡过去了哦?那个国王大人也是,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作为录像的预演,要不要先来玩一局热身一下?
岚...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