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月光 02

2.

   戴那的妹妹叫做阿曼达,伊萨特从戴那指示的山洞里将到她找到——那并不困难,隔着几重林木,直冲天空的滚滚浓烟仍厚重得叫人心惊,伊萨特在先救火还是先完成戴那的嘱托之间犹豫,找到火源才发现那烟全都是面前的小姑娘搞出来的。

   她看起来比戴那还年轻得多,白生生的皮肤下像透着莹润的月光,一双猫儿眼俏皮地挑着,较人类更细长的瞳孔嵌在妖异的淡红色里。

   伊萨特先注意到她手里被带有浓烈焦糊味的烟雾包裹着的事物。

   “这里出了什么问题吗?”...


不朽的月光 01

考虑着要不要另开一个lo来堆原创。

——

   那是一座悬浮于时空夹缝中的高塔,或者也可以说,历史的夹缝。

   它总是不远不近地漂浮在贴近大陆,而又断绝了企及可能性的位置上,供人瞻仰却拒绝一切更深层次的接触。曾深入远海的渔民确信他看见那座塔孤独地矗立在七色波涛的边缘,连海浪也止歇的天与海的交际处。金红色的朝阳洒满它瑰丽如同幻影的塔身,狂舞的火苗自幻海翻滚不歇的浪花中窜出,一路熊熊燃烧袭上那簇不应现身人前的梦境——渔民揉了揉眼,而后在起点的沙滩上醒转。

   渔民坚称那并非他的胡编乱造,在被幻海扔...

比如叶隙阳光(上)

辛普瑞·希尔相关


   远洋飘来的海风蒸着熏熏然的暖意,拂过姑娘的草帽,吹开了裙裾,吹乱了长发,一路吹进大陆上最发达的港口城市,拉尔维亚。

   由于幻海的特殊,这片大陆的海运并不发达,即便是在拉尔维亚,借助马车进行货运的商贩也远比走水路的多得多。街道上排排挤挤的皆是马匹和货车,大小商铺鳞次栉比,讨价还价声和争吵声在烈日下交错,人流熙攘,嘈杂不休。

   叫卖着南方水果的铺子前头,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从遮布下拉拉扯扯地扭过去。小的那个满脸涂着黑灰,只有一双眼睛溜溜地转着,他一边被拖着往...

云自指间流过 (下)

   诺姆家的小少爷失魂落魄了三天后被艾德里安先生一巴掌打回了现实。

   他坐在地上,没有表情,没有反应,头被扇向一侧后便再也没有抬起,刘海垂下遮蔽了眼睛。脸颊上高肿着五条指印,一点鲜红艳彩慢慢渗出嘴角。很久之后才慢慢地动了一下,像是神经性的抽搐。

   而后他缓慢,却平稳了许多的爬起来,低着头哑哑地说。 “对不起。”

   “对不起...”

   重复着,腿脚打颤地挣扎着挪移到桌前,摔在凳子上,抖抖索索地拾起笔。...


云自指间流过(上)

欧格·诺姆相关   


   风苑,如其名般萦绕着挥之不去的诗意的城镇。

   遍山遍野的茶树绽出白花朵朵,天光清朗,如水流泻,照出一山姗姗来迟的明媚。茶的清芬伴着第一线阳光照进城门的时候,生活的步伐才堪堪启动。商贩忙忙碌碌地铺好货品,早点铺子的主人支上棚架,将汤搁到火上预热着,着手搓起一种淡青的面团——深受当地人喜爱的特产之一,用小麦粉,茶叶和糖制作,俚语里唤作茶眼,茶树的眼睛。

   少女提着裙裾,露出一小截洁白的脚踝,笑盈盈地对守门的兵卫道一声早安...

仰望 12

#12

   欧格从未在辛普瑞脸上看过那样的神情。

   浓稠的碧色郁郁地填满了他的眼眸,积聚着,压抑着,像阴天蓄满雨水的云。他没有发怒,甚至没有收起前一秒钟的微笑,唇角仍旧轻快地上挑着,但在肖恩开口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周围的空气忽然便沉重起来。

   “你说…”

   他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鸦雀无声的房间里抛。

   “…你把我的徒弟弄丢了?”

   “是的。”肖恩用就事论事的态度点头。“我没能找到...

仰望 11

#11

   “老师...”

   在迷离的色彩中漂泊了近三个小时后,欧格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辛普瑞声情并茂的讲述——他正对着半空中晃悠着的,他自己弄上来的泡沫说一个关于人鱼的故事,女主角最后化为泡沫,消融在阳光下。

   没有在意欧格的插话,他用低沉悲怆的声线继续说道:“...第一缕阳光照下来。变成泡沫的她感觉不到疼痛,也无法流血,只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她正在死去,从她深爱的人面前,在她深爱的世界之中,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消逝。”

   最后一字落闭的同时他打了个响指,船

仰望 10

#10

   第二天欧格从地板上醒来,并不意外地发现他又不知不觉变成了狼。很显然辛普瑞给他下了点药,报他昨天的一敲之仇——就像以往做过无数次的那样。

   想着等药效过了自然就变回来了,他叼着衣服和资料出了屋门,飘进鼻子里的气味既没有一缕高高在上的清寒,也并非来自他熟悉的某个人类——肖恩和辛普瑞都不在,桌上是施了恒温法术的早餐,还没动过。他将嘴里叼着的东西搁在凳子上,踱到安东尼和达莲娜的屋前依次撞了撞门板。

   “早、早上好......诺姆先生今天也好早啊。”...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