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中珠

·战勇。鲁夫艾鲁/艾鲁鲁夫无差。

·一如既往的没信息量。



插画 BY:高贵的食蚁兽


-恳请众神侧耳倾听。


   他读很多书,挺着脊背正坐在学校的教学桌椅中,盘腿坐在高高的书架旁,背靠着墙,小腿贴着地板,或者捏着小开本的杂谈,耳孔里塞着随身听,沿着晨时行人稀缺的街道边走边漫漫地记着。

   风从纸页上拂过,卷着沙或尘,叶或花,巷尾面包店的芝士黏香,斑马线前待扫的银杏堆的清浅气味,一点点上班族的哈欠,若干百分比的流感病毒与冷却了指尖的秋寒。

   他收回...

(阿鲁罗斯)无楫 04

·战勇ABO。勇者桑找不到女朋友也是活该。

  
插画 BY:高贵的食蚁兽


   有些事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罗斯站在战场之外,没有提着剑,似乎也并不再需要那柄铁家伙来预防危机。他不由自主地大睁着眼睛,脸上错愕的表情达到会被他自己判定为蠢的地步。刘海被激战的劲风刮的胡乱地飞,而透过那些纷飞的黑色发丝,少年勇者耀眼的橘色身姿仍然是清晰的。

   个头比分别时拔高了几许,头发倒还维持着原本的长度。稚气未能从脸上彻底褪去,坚毅的神色却悄悄透出骨髓,浸入每一寸表现在...

(阿鲁罗斯)无楫 03

·战勇ABO。跨年前的更新。


   冻醒的时候阿鲁巴还没有前一天晚上的记忆,软绵绵地靠坐在阴湿石壁前头,跟洞顶的蝙蝠对视十秒后,从全身各处蔓开的,宛如被谁狠狠捶打了一遍的疼痛才让他回归现实。

   肚子痛得他都直不起腰,肋骨绝对也被踹过。他嘶嘶地抽着凉气,手指轻触眼睑的淤伤,看到自己手腕上新鲜的勒痕的时候,表情一瞬间就裂了。

   谁跟他有这种深仇大恨啊......光殴打都嫌不够爽快了,还要绑起来打?

   他原地坐着缓了几息,撑着石头爬起来。古怪的...

(阿鲁罗斯)无楫 02

·战勇ABO。本章R18。


   阿鲁巴是被劈头盖脸浇下来的凉水激醒的。

   混沌的思绪,靡丽的妄想,纠葛不清的绮念和将将冒出个头的情欲被一股脑地压回他身体深处,冰冷苍白的现实击退了潜伏在血脉里的骚动。鸡皮疙瘩顿时爬了满身,他牙关咯的一响,抱着自己湿的透彻的衣服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另一丝淡而鲜明的气味却还在空气里漂浮着,就着水汽幽幽地往他鼻腔里灌。

   他抽动鼻子嗅着找方向,专注的忘记了先睁开眼睛,脸颊上燥热的红晕还没消褪,罗斯劈手就给了他...

(阿鲁罗斯)无楫 01

·战勇ABO。充满私欲。 


插画 BY:高贵的食蚁兽


   “凭什么行李都让我提啊,搞大男子主义也搞完全一点吧喂......告你压迫beta喔......”

   “你说什么,嗯?”

   “没......你开心就好。”

   阿鲁巴任命地扛上两人份行李,抹着额头的汗小跑着缀上罗斯的脚步。日头高悬着,卷着沙尘的干风将汗液一层层蒸出来,蒙在皮肤上潮乎乎地闷住燥热。他扇着领口,每走一步,每说一句话都要大喘几口气,前方步履悠哉,走的自如又惬意的...

(阿鲁艾鲁)圣者授首 【下】

·如标题一样是续篇。

·学pa的阿鲁艾鲁。说有糖不是驴人。

·对角色做了比较过分的事情,大概。也许说迟了。


插画 BY:高贵的长吻兽


   血流溢出指缝,沿着因剧痛而惨白的皮肤逶迤坠地。缺乏监控的废弃街道末端,少年狼狈地跪坐在地,凄艳的鲜红不断从他捂着眼睛的手指缝隙中汩汩冒出。他将嘴唇咬得发白,脸色更是白的可怖,冷汗浸湿的额发虚弱地搭靠在脸侧,仿佛只须再加一根稻草的力度,便能使他完整地碎裂了。

   听到第一声漏出齿关的呻吟后,艾鲁夫才从街的拐角走出来。...


(阿鲁艾鲁) 圣者授首

 ·说好的我来了。

 ·阿鲁艾鲁。不太一般的学pa。少量黑泥大量糖,信我。

 ·炖了一点肉汤。


插画 BY:高贵的长吻兽


-那是疼痛炽烈的荆棘鸟之歌。


   对艾鲁夫来说这不过又是平常无奇的一天。

   他提溜着脱线的书包小跑到学校,对沿途见到的所有人欢快地打招呼,不等他们回应便哼着童谣的曲调跑远。他从老师身后溜进教室,没有引起任何关注。一甩书包,整个人摊在座位上喘了半分钟,气息匀称后挥着手去骚扰旁边的阿鲁巴,五根指头叉开来在他眼前晃来...

折翼之蝶

-一切为了未来。

·战勇。艾鲁夫中心。

·没别的了。


0.

   没人知道两千年有多长,除非你曾在这漫长无聊的时光中静候过自己的腐烂。

   你知道最开始会是心。呆笨的肌肉,愚蠢的分叉血管,一下一下的搏动单调的让人发狂。还不如不要这个东西呢,你想,你不需要更多的秒表来提醒你时间在缓慢流动了。于是心脏悲伤地裂成七瓣,筋肉糜烂直达灵魂。

   没有了心和半个灵魂的你继续呆站在世界中央。

   两千年也还在那儿,融在你的影子里面,你走一...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