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修斯的桨

·微沃肯米亚。含有沃肯\雪莉\梅伦的R卡剧透。及沃肯N卡捏他。


——船工不知道他们将漂往哪里,但罗盘记得。


  一个男人在沃肯的面前死去了。粘附着浅色毛发的头壳在爆响中掀开,骨屑飞溅。脑浆混合着血液流淌,柔缓温润地沾湿他刚刚张开,尚未来得及完成那个寓意迎接的拥抱的手臂。

  他曾触碰类似的组织许多次,目的无一例外是将面前濒死的人类重新拼装。但这一回,他其实早就清晰地意识到,大脑被击碎的男人已经不可能得救了。即便立刻搜遍他用以盛装医疗知识的记忆库,翻找所有易于遗漏的夹缝边角,挖掘但凡存在一丝的,每一点的可能性,他也抓不出任何切实可信的理由,去推翻眼望着大于致死量的...

大地之臼

  彼时春暖花开,阳光映射林麓,那远古冰川温柔地溶蚀而出的印记,镂空在花岗岩的山脊,掘进大地深处,掘成一颗饱满的心。男人吃力地半跪下去,脸紧贴着最大那枚冰臼粗糙的底。他听见一种声音,恍如飞羽散落,又像海鸟振翅,洁白、庞大而美丽的翼展,划过空气时连时间都要停滞;掀动大洋中心咸涩潮润的风,将那风一路推着,推着,推到岸边来,推进内陆来,推上了山峰浸没在晨光里的北麓,终于触到他紧贴大地的脸颊,吹散了眼角堪堪凝结的泪。

  太温柔啦。他想。太温柔啦……

  

大地之臼

·脑坑童话。作者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流水侵蚀相关。

·天使威和科考队林,微CP向注意。虽说如...

[领域/泰瑞尔] Room

·星幽背景。很多私设。

·沃肯/泰瑞尔R卡剧透可能。


-此世最伟大的预言家,观摩水晶球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说,人类的好奇心终将毁灭世界。


  保留着部分生前记忆的泰瑞尔知道自己曾是一名工程师。……不,现在也是。他的血液里有某种激励他不断往未知的黑暗角落潜行的因子,早在拾得第一份记忆前他就领教过。他拥有工程师必备的素质,充分、旺盛、不知适可而止的好奇心,活力充沛,永动机般的大脑,以及不多不少的,刚好足够让他享受离群索居的研究生涯而不至于感到落寞的,孤僻。

  对他而言,那引领他的人偶大约算是另一重意义上的“上司”,有任务派下来时他听从号令行事,理所应...

[渴望/炎之圣女] 创世的第七日

·意识流短打。微博士米亚。含沃肯/多妮妲/雪莉/蕾格烈芙等的R卡剧透。以及许多私设。

  

-为我们所倾慕的她,未曾得到世界之理的眷顾,亦从未爱上过这尘世间任何事物。


  他时而错觉自己干的是造物主的活计。

  他的指尖凝着描摹灵魂,赋予生命的力量,他通过思考创造崭新的,同样能够独立思考的个体,他修整自己的造物,使得她们年轻的,拥有奇巧思维的生命安定地延续。一次次的重置中他将一切可控与不可控的因素调整到完美。已经没有什么出错的可能性了,他想。假如人类世界当真是在某种程式的驱使下运作,他亲手雕琢的那个小小的世界复制品必然会驶向那唯一的,正确的,固定的结局。

  但他并...

[雨水/梅莉] 关于我不曾认识的他与她的事情

·梅莉R12,威廉R2剧透可能。

   

  花朵似的裙摆在天风里旋转,托住少女轻盈沉落的脚步。

  足尖触到浅积的水洼,拂过耳畔撩起刘海的风爽利而湿润,少女仰起脑袋,去望那衬着圣堂塔楼高耸尖顶的晴空。日光恰好,掩映金线的薄云浸着欲坠的水汽,轻灵缥缈,如烟似雾。塔尖稀薄的湿意泛着灿光,约是昨夜那场突来的小雨的残迹。

  她记起现下正是雨月初临,降水逐渐丰沛的时段,烟气活跃,日照却也充足,佐着三不五时落一阵的绵绵细雨,照出一片欣欣向荣。

  万物繁盛生长的葱绿新景并没放过不为人知的角落,石缝里都有野草尖尖冒出头来。她提着足尖拨弄了下墙角绽出的扇形叶片,念头稍转便飞上高高穹...

黑兽

·unlight相关。泰瑞尔中心。林泰C&贝琳达。

·写在泰瑞R2之前,已做好被打脸的准备(x

  

  青年的心中寄寓着黑色的狂兽。

  那兽披拂漆黑水滑的皮毛,日复一日地用利爪尖牙撕咬他的筋络,挥舞着森白的武器,在心室之中撞击,吼叫,进攻,时时刻刻想要冲破束缚它的肉身;从未屈服,从不安宁,喉管深处鼓荡着渴盼自由的带血的咆哮。

  青年很早就知道它的存在。一直以来与它相安无事地共存。

  驱使他前进的动力究竟来源于他自身的意志,还是这占据他心房的兽物不甘的嘶吼,很多时候他无法一一分辨。但分辨这两者本身也并不显得如何重要。他与它共生共存亡,分享着...

那个人的蓝色花园

  我不确定我是否应当把那个人介绍给你。

  换句话说,这不是什么非黑即白的选择题,叫人很难判别对错;我找不到任何一个阻止你们见面的理由,相反或许早点让你见见他才对你的前途比较有现实意义上的帮助,可又打从心底对于将任何一个只从别人的口里听闻过他的事迹的人带到他面前这事儿感到抵触......呃,请见谅,我当然不讨厌他,你是在说笑吧,怎么会有人讨厌他呢,我觉得他是那种,嗯,那种非常......非常让人尊敬?不,应该说本来是会非常让人尊敬的,但因为他的态度实在太亲切了,气质也是完全不属于他那个等级的温和,整个人就像温度刚好的凉白开一样,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细节都被塑造的很“合适”,你轻易地忘记你面前坐...

Solitary

·unlight相关。泰瑞尔xC.C。


——只有通过一种方式才能征服死亡:
抢在死亡之前改变世界。


   C.C曾经以为泰瑞尔是能悠然独享寂寞的那类人。

   偶有的几次路过泰瑞尔半开的门前,她自妄想末端分出一线注意力,便望见垂首站在实验台前,端着半杯冷掉的咖啡静静观测数据跳动的青年的侧脸,遮住眉眼的碎发应当有段时间没修剪过了,投下的阴影是种矛盾地浮动着凉薄与暧昧的玫红。

   泰瑞尔有双符合大多数人审美的,工程师的手,捏着咖啡杯的瓷柄也像把握着什么精巧易碎的样本,指尖窄而薄,沾了一点儿...

1 2 3